?
綠化知識
服務中心

河南圣錦建設工程有限公司

電話:0371-87520056

地址: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商都路中興南路交叉口建正東方中心D座1317室

綠化知識
凈化、詩化的環境與藝術養生
發布日期:2017-01-22 09:06:14   瀏覽量:

凈化、詩化的環境與藝術養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蘇州園林創造的凈化、詩化環境,是一種藝術養生模式,它建立在中國哲學重人生、重道德的倫理型文化的基礎上。園林追求“外適內和”,生存空間和精神空間環境并重,返璞歸真,陶然忘機,體現了中華先人對生命的關注、對生活質量的關注。
      凈化,首先指對心靈的凈化,即少私寡欲。修德寡欲是園林養生的重要內容。心性純正和平,看破生死,薄名利,淡寵辱,精神不消耗。道教的《太上老君養生訣》列“薄名利”為“善攝生,除六害”之首。孫思邈《備急千金要方》也說:“名利敗身,圣人所以去之。”齊梁陶弘景《養性延命錄》:“眾人大言我小語,眾人多煩而我少記,眾人悸暴而我不怒,不以人事累意,不修仕祿之靈,淡然無為,神氣自滿,以為不死之藥,天下莫我知也。”
      蘇州園林中蘊涵的崇義絀利、超越功利精神與上述養生之道同一。蘇州園林主人推崇淡泊、平和,不求奢華,容膝自安,家無長物,琴書自樂,恬和養神。一丘一壑之中寄寓了廣闊的心靈世界。晚清樸學大師俞樾的書齋花園曲園,簡樸素雅,俞樾在自撰的《曲園記》中作過如下闡述:“曲園者,一曲而已,強被園名,聊以自娛者也……用衛公子荊法,以一‘茍’字為之……世之所謂園者,高高下下,廣袤數十畝,以吾園方之,勺水耳、卷石耳。惟余本窶人,半生賃廡。茲園雖小,成之維艱。傳曰‘小人務其小者’,取足自娛,大小固弗論也。”公子荊是春秋衛國大夫,吳公子季札曾稱之為君子??鬃右矊λ墓潈€贊美有加,《論語·子路》載:“子謂衛公子荊:‘善居室,始有,曰茍合矣。少有,曰:茍完矣。富有,曰:茍美矣。’”俞樾半生賃廡,在此前已經四移其居,最后因得友人資助,方得以構地建屋,“但取粗可居,焉敢窮土木”,廳堂用材都不粗大,甚至小園中的疊石和花木也均為友人資助。“卷石與勺水,聊復供流連”,也已足矣。他將其廳顏“樂知堂”,也即此意。蘇州的兩個“半園”也都有知足不求全之意,如清吳云為南半園題聯說:“園雖得半,身有余閑,便覺天空海闊;事不求全,心常知足,自然氣靜神怡。”宋程俱的“蝸廬”、清尤侗的“亦園”、民國吳待秋的“殘粒園”,都標榜寡欲薄利、容膝自安之意。
      其次是靜養功夫,園林中鳥啼花落,皆與神通。動觀流水靜觀山,人們在園林中,享受的是清幽和寧靜,所以要“靜觀自得”(拙政園)、“深入清凈里,妙斷往來趣”,要“靜中觀”。中國園林養生偏重于“靜”,這與中國古代養生保健精神合拍。中國古代養生以道家和中醫的理論為基礎,講究五行論,重視飲食療法和營養學、按摩法等,主張動中有靜,靜中有動,適可而止?!秴问洗呵?middot;盡數》:“流水不腐,戶樞不蠹,動也;形氣亦然。形不動則靜不流,靜不流則氣郁。”漢代名醫華佗曰:“人體欲得勞動,但不當使極耳。”老子從哲學角度論定養生治身的基本原則是“靜”,莊子認為唯一正確的養生之道是“從靜養神”,因而提出了“心齋”、“坐忘”等靜功功法。
      魏晉玄學家“渾萬象以冥觀,兀同體于自然”,宋理學家追求“胸次悠然,直與天地萬物上下同流”的氣象。蘇州滄浪亭的“見心書屋”,取“數點梅花天地心”之意,網師園“月到風來亭”,取邵雍“月到天心處,風來水面時”詩意,留園“活潑潑地”,既有玄學、理學、禪宗美學觀的具體體現,宋詞人張炎《祝英臺近·為自得殷邁〈自勵〉》詩“窗外鳶魚活潑,床頭經典交加”之意,也含活潑潑平常自在的悟禪境界,齋《賦》曰:“水流空,心不競,門掩柳陰早。聽雨看云,依舊靜中好。但教春氣融融,一般意思,小窗外,不除芳草。”達到馮友蘭在《學術精華錄》中所說的道家的最高“得道”境界,即所謂同天的境界。
      蘇州園林色彩淡雅,避免了強刺激的大紅色和金黃色,園林中植物以長綠者多于落葉者,綠色平靜安定,沒有相當于諸如歡樂、悲哀或熱情的感染力,有利于創造恬靜幽雅的生活環境。
      詩化,生活藝術化,藝術生活化,使心靈獲得藝術的滋養。
      州園林建筑和陳設,精致古雅。有“江南第一廳堂”之稱的留園楠木廳,正中四扇紅木銀杏屏門,南刻晉王羲之的《蘭亭集序》全文,北面刻唐孫過庭的《書譜》180字。紗東南角紅木落地圓心字畫插屏的正面,寫有唐劉禹錫《陋室銘》全文。至于建筑物上懸掛、鐫刻的匾額楹聯和磚刻、摩崖、書條石等,成為園中不可或缺的典雅裝飾品,使園林充滿了氤氳的文氣。退思園九曲回廊則用李白的詩句“清風明月不須一錢買”直接鑲嵌在九個漏窗中,將園景“詩化”。古典名著雕刻圖案也為園林增添了文學色彩,如拙政園“秫香館”裙板上的《西廂記》雕刻,同里耕樂堂的《紅樓夢》雕刻等。文化名人風雅韻事雕刻,則增加了逸趣,如留園“活潑潑地”室內堂板、裙板上刻有林和靖《放鶴圖》、蘇軾《種竹圖》、周敦頤《愛蓮圖》、倪云林《洗桐圖》等。獅子林有“古琴、棋盤、函裝線書、畫卷”四個漏窗,稱為“四雅”、“四藝”,它是千年來傳統文化生活的組成部分,是歷代文人雅士必備之物,象征著生活安逸,并且有高度的知識和修養。
      蘇州是詩文書畫淵藪之區,人文薈萃之鄉,蘇州園林的字畫陳設,包括匾額、楹聯、掛屏、字畫、書條石等裝飾構成因子和家具、陳設等,集自然美、工藝美、書法美和文學美于一身,集中了中國古代士大夫精雅文化的藝術體系。
      蘇州家具以制作精雅著稱。園林中陳設的主要有明清兩種式樣。大多用烏木、紫檀木、楠木、花梨木等名貴木料做成,質地堅硬,木紋美觀。蘇州是我國明式家具的主要發源地。明式家具造型簡練,外型質樸舒暢,線條雄勁流利,結構比例和諧,色彩沉著古樸,觸感滑潤舒適,氣韻雅重。蘇式家具的制作始終沿襲明式的風格、特征。清代康、雍、乾三代,正值盛世,追求富麗華貴、繁縟雕琢,家具精雕細刻,造型厚重,鑲嵌大理石、寶石、琺瑯和螺鈿等,反映出清代追求奢侈華貴的審美傾向。
      蘇州園林中軒窗邊、幾案上、墻壁上,所置都為古雅之“韻物”,即除了日用品之外的具有極高文化品位的器具陳設,諸如古書畫、古瓶、古化石、雅石、雅供、雅藏、雅趣等,或羅列布置在室內博古架上,或陳列在廳堂館所、鐫刻在墻壁上,既可隨時得以摩玩舒卷,也營造優雅的藝術氛圍。網師園的古化石、諸葛鼓,留園的古鱈魚化石、大理石插屏等。除廳堂的禮式陳設外,山水園內的齋館更追求雅,如園林書齋小館的陳設,簡潔而明凈。便于文友相互切磋、啜茗弈棋、看書彈琴,因而書架、八仙桌、太師椅、棋桌、古琴等必具,還有體現“漢柏秦松骨氣、商彝夏鼎精神”的“韻物”,如大理石掛屏或插屏等。
      蘇州園林的盆供擺件主要指“盆景”、“瓶花”、“供石”等。蘇式盆景清雅可愛,樹樁盆景,濃縮山林風光于幾案間,凝聚了大自然的風姿神采;水石盆景,縮名山大川為袖珍,“五嶺莫愁千嶂外,九華今在一壺中”。膽瓶貯花,可以隨時插換,也是廳堂齋室的高雅陳設。瓶花安置得宜、姿態古雅、花型俏麗、色彩濃淡相宜,可使廳堂齋室增添無盡的幽人雅士之韻。蘇州園林廳堂供案上擺設的石品,造型奇特,堅固穩重,是家業固實的象征。供石中有一種“音石”,扣之音色清瞿,聲響如磬,大多安置在書齋畫室內,并配置精美的紅木石架。
      蘇州古典園林的廳堂齋館家具陳設,凝聚了豐富完美的中國精雅文化藝術體系,充分展示了中華民族的審美心理、文化素質和文化傳統精神。
      綜上,蘇州園林優美的生態環境、精雅的人文環境與“心齋”、“坐忘”的超功利人生境界相結合,構成了人類最優雅的生命情蘊和“詩意地棲居”的文明實體。